沐訫_花

A团五人团饭
绿担A君左派
但是超级超级喜欢我担的竹马
CP:竹马 翔润
不拆不逆。

黑历史一大堆 挚爱C妈一箩筐
撒糖向
介于高中语文老师真的是数学老师教的
请轻拍。

#假设明天是世界末日,你会向喜欢的人告白吗?#(1)

#假设明天是世界末日,你会向喜欢的人告白吗?#


主CP:前矶 

副CP:业秀,渚枫,杉崎

*暗杀教室原著向脑洞文 OOC有,尽力还原。

*腐向,是BL哦,真的是BL哦,其实是BL哦。

*大家友善的不要掐cp哦

*会混有微BG向,比如乌比,渚枫。

*之后还会有数年后的联动文,会po设定。



01、回家的时间


能在E班真是太好了。


“所有的方案和资料都重新确认过了吧,那么今天的作战会议就开到这样。”

虽然不知道其他的E班学生是不是也这么觉得,但起码身为委员长的矶贝悠马是这么想的。

即使在已知后天或许是世界末日之后,而犯人是教导自己的老师时,矶贝依旧会这么认为,能在E班成长起来这件事对于他们的未来而言或许是个极为重要的起点。

“明天白日的时间都可以自由行动,暗杀集合时间是明晚的11时55分。”理了理桌子上散乱的资料,矶贝悠马将视线移向讲台,“地点是E班校舍。目标是——杀老师。以上,散会。”


随着不远处主校舍传来的下课铃声,椚丘中学三年E班的学生也开始三三两两收拾起东西起身离开。

坐在首排的矶贝悠马有些神情凝重的看着手上写满了计划案的稿纸。

他有些不安甚至是迟疑,自己手中的这份力量究竟在后头的暗杀体现出多少力量,是否能将每一个同学的能力发挥到几只,甚至...不牺牲掉任何一个人。


“哟,矶贝,一起回家吧”看着有些魂不守舍的矶贝,前原一边露出坏笑一边绕到背后狠狠一拍。“振作一点,贫穷呆毛。后天你可是总指挥不是吗?”

毫无防备的被击中,矶贝的表情不由变得有些纠结“重点是呆毛吗???话说前原,你的力气最近是不是有些变大了。”转身看着一脸坏笑人不由叹了口气。

“诶?有吗?”无辜的耸了耸肩,前原单手搭在矶贝肩上,若无其事的帮人收拾起了东西,“好了好了,不要想那么多,赶紧收拾东西,不是说好给我做金鱼料理?”

“我知道了,总觉得最近你来我家蹭饭的次数又多了?”瞥了一眼最近甚少出去约会的前原,不由好奇对方究竟是为了什么事转了性子。

“毕竟训练那么多,也没时间陪那些女生。每日回家都肚子好饿,我家的老妈你是知道的,她才不会管我这些,那种黑暗料理我可不想吃。”数了数最近常驻矶贝家的理由,前原点点头“你看,我还可以帮你照看弟弟妹妹,这不是一举两得。”

怪不得自己的弟弟说自己也要给女孩子幸福,果然是你教的吗前原。

“但是——”话锋一转,前原右手拍着胸膛将惯用的那把BB刀递给矶贝,“你可要好好信任我哦,当然不只是我,还有这个E班。”

“你们两个还是老样子呢,Love Love是吧,渚。”看着腻歪在一块的前原和矶贝,赤羽业双手插着口袋经过不由随口飘出一句。

“..业君,这样子说的话前原君会来找你麻烦的。”渚有些汗颜的看着已经炸毛了的前原,不由扶额。抬眼看到的却是矶贝依旧有些心不在焉的表情,“发生什么事了?矶贝君。”

将手上的笔记放进书包,矶贝道,“上次运动会的时候,杀老师告诉我,你不需要自己来承担一切,我的身边有E班在。话说前原那家伙,还真是一下子就看穿了呢,我的这点犹豫。”

“矶贝君是个很厉害的人呢。”渚静静听完矶贝的话抬头看了看新月,“不只是矶贝君。业君也好,前原君也好,...都很厉害。而更加厉害的我想还是杀老师吧。”

“嘛,毕竟是异生物,还是只章鱼。”矶贝复合道。

渚却默默摇了摇头,“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很想感叹能教出这个E班的杀老师真的很厉害。所以没问题的,我们一定会杀掉杀老师。因为我们是E班。杀老师教导出来的E班”

说完这句话的渚的笑颜十分灿烂,这和最初进E班时的模样差了许多。

“没错,没错。如果你们那些方案都解决不了杀老师的话,还有我在。呵呵虽然不一定致死,但是折磨杀老师的方法还是很多的。”业自窗口探出头看向依旧没出教室的两人。“而且,还要他们。”业指了指身后的E班。

看着这样的情形,矶贝闭上了眼睛,隔了数秒才缓缓睁开,眼神却与刚才完全不同,坚强又果决。

“没错,是我想太多了。明天绝对不会输。”

以及毋庸置疑的充满自信。

“矶贝,渚就等你们两个人了。”前原走上前来冲两人招招手,示意该走了。

“抱歉抱歉。”两人有些歉意的先一步走出教室,临走前渚回头看了一眼这一年间经历大小风雨的校舍。“能在这样的E班真是太好了,是吧”

似乎收到这种情绪的感染,众人点点头瞩目却在门合上的那刻,神情有些难过。因为明天他们并不知道这里会被破坏的有多夸张。

但是…


“我们还会回来的,因为——属于我们的毕业典礼还没有开始。”


==============================================

“杉野,你小子不错嘛!”像是获得了什么重要的情报,冈岛突然自后面冲到以渚三人面前,大力的一击袭向杉野的后背。

条件反射想要避开的杉野突然被业绊倒,“好疼,业你这是想让冈岛谋杀我吗?”

“我可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将本就修长的腿缩了回来,业若无其事的耸了耸肩

看着一脸表示无辜的业,杉野不由吐槽道“不要给我装糊涂。”

那边的对话还没说完,冈岛就乘机一把夹住杉野,指着对方的脑袋色眯眯的开口“嘿嘿,我和你们说,这小子可是约到了我们的班花——神崎同学啊。听说明天要去游乐园约会。”

“诶,那个神崎同学啊~”明显对此事有了兴致的业眯起眼睛,一脸打量的眼神看了看杉野,身旁的渚则不停在小本本上写着什么。

杉野用着一种已死的眼神看向一蓝一红的挚友不由吐出一口老血。“等等,渚,你的小本本难道不是用来观察杀老师的吗???”

“重点是这里吗?”前原和矶贝两人在身后吐槽。

“唉,不过到底是谁啊。竟然知道这件事。”杉野回忆今天提出约会的场景不由叹了口气,明明已经挑了一个隐蔽的地方怎么还会有人知道。“果然我还差得远呢。”

“嘿嘿,那是因为我们有特殊的情报员——小律。”冈岛自豪的指了指众人为了方便小律行动而装在手机上的app程序。“听说昨天小律正好移动到神崎同学的手机里面,就发现了真相。果然真爱是逃不过我们FFF团的眼睛的。”

一听是因为小律,杉野迅速掏出自己的手机点开程序确认。看着小律以极度杀必死的姿势在大腿上写了“抱歉,杉野君”的字样时,终于一声哀叹。“小律QAQ。”

“对了,这么说起来女生们呢?”明显对这件事不怎么感兴趣的营谷将话题错开。问起了今日自开会后便没有见到的女生们。

渚有些心情愉悦的收起小本子指了指学校附近的繁华街,“女生们似乎打算在今天开个女子会,所以就先走了。听说连小律和狭间同学也去了。”

“女子会吗?感觉不错呢。”前原双手背在身后,漫不经心的冒出一句话。“我们也来办,男生限定的party吧。”

“男生限定什么的可不像你的风格啊,前原。”矶贝笑著看向前原,在对方开口前转移了视线。“但是——”微微停顿了一下,矶贝扫视了一眼众人“的确是个不错的题案。大家怎么看?”

在众人纷纷点头赞同下,矶贝继续说,“那么问题就是时间和地点,大家…”

“抱歉、抱歉,”业抬手指了指不远处站在车站前明显在等人的学生会长,“今天pass,那边有人在等我。我可以先走吗?”

==============================================

“太慢了——!”浅野学秀看着慢慢悠悠走过来的业皱了下眉。

“诶~~原来浅野同学那么期待和我的约会吗?”赤羽忽然加快步伐凑近浅野,眯眼戏虐的看着人。

浅野缓缓叹了口气,不再理睬这个企图再度调戏自己的人,快步向入站口走去。

“呵呵,那家伙还是一如既往难搞呢。”露出小恶魔表情的业坏笑了起来,转身看着偷偷在后面围观的同学一脸吃惊的表情“对了,明天我基本都有空。渚,记得把明天的活动时间和地点发给我,就这样。”随意打了再见的手势,也跟着浅野进了车站。


“喂喂,渚,我没看错吧。那个…那个好像是…A班的…诶诶诶?”看着业离去的身影,杉野等人一致僵硬得转头看着似乎知道真相的渚。

话说业君,我们回家的方向可是一样的。听到电车已经离站的声音,渚一脸放空的表情看着远处,过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冲众人解释“那两个人似乎从上次期末考试之后就经常一起出去。听业君说,他和浅野同学好像经常去国家图书馆附近。”

“吓了一跳,虽然知道业最近在和人交往。还真没想到是那个学生会长。”木村拍拍胸膛不由感叹。

“嘛嘛、业的事情明天抓到他再问吧。现在还是决定明天去哪儿吧。”前原看了一眼似乎想要过去解围的矶贝,不由先出了声。

矶贝继续刚才的话题,扬起感谢的笑意看着身侧的人“既然今天业没办法的话就放到明天吧。本来明天就不用考虑晚回家的问题。地点的话烤肉店怎么样,我知道学校附近有一家自助烤肉店。价钱也不贵,晚上还有打折,吃到饱没问题。”

竹林推了下眼镜表示赞同“不错呢,如果是学校附近的话,下午还有时间去下女仆咖啡厅。”

“又是女仆咖啡厅?”似乎触到了曾经闯入的异次元大门,寺坂暴躁跳出来吐槽。

“怎么,寺坂同学原来还想去吗?我可以带你一起哦。”竹林看着暴躁的寺坂,再度推了下自己的眼镜,“毕竟,那边可是我的地盘。”

把这种台词说的那么帅真的好吗?竹林同学。

“寺坂已经够蠢了,如果竹林你又带他掉到什么异次元的大门的话会更加蠢的,我看你还是放过他吧。”营凑过来戳了戳寺坂,然后一边躲开寺坂的拳头回击一边开始了毒舌攻击。“你这臭小子。”

无力的阻止了继续闹腾的几人,矶贝总结了下明天男子会的计划,“既然大家都同意了,明晚8点半就在车站这里集合。渚,记得负责通知业。”

==============================================

车站前的路口,前原和矶贝两人与众人错开,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提着手上一袋又一袋自菜市场看见班长就给打折的大妈们那里买的菜,前原再次感受到了矶贝可怕的帅哥气场。

“志子小姐,谢谢。这是上次的回礼。”前原双手撑在后脑倚靠在墙上,看着矶贝将自己手制的小点心送了出去,不由有些说不出的滋味。

如果这种情绪发生在别的初三生身上,最多也就以为自己不太舒服,但对于被誉为学校情圣的前原来说,却在第一时间发现自己喜欢眼前这个人。


“抱歉,久等了,已经结束了。”今天绕路的方向有点远,还是早点回去比较好。这样想着的矶贝小跑着往前原的方向走去。

“没事,我也没等多久。对了我这……”由杀老师锻炼出来的动态实力,让前原一瞬间便看到躲在下坡路口的同校学妹。感叹着不愧是帅哥的同时,也为口袋里至今还未送出去的门票感到悲哀。“矶贝,看来你又有的忙了。”前原绕到矶贝身后将人往前一推,耍帅的做了一个快些解决的动作。


“那个…矶贝前辈!”躲在角落的少女看着自己喜欢的那个矶贝前辈逐渐靠近,终于有勇气踏出一步与之对话。

“你好,那个不知道你有什么事?”矶贝抓了下呆毛表示尴尬,毕竟他并不认识这个女生。

“那个…我是二年B班的柳 惠乃香,我这里正好有明天限定的游园祭门票,可以的话请前辈和我一起去。” 少女弯下腰将手上的门票递了出去,一脸不敢抬头看一眼的感觉。

“就算你这么说,可是恕我抱歉不能接受你的好意”温柔带着笑颜的眼神似乎对于因被拒绝而伤心的少女没有用,矶贝终于有些头疼的看着眼前似乎已经要滴下泪水的姑娘,下意识求救般的看了一眼前原。

“抱歉呢,小学妹。”似乎受到了会心一击,前原自身后将那个少有会向他求助的人抱住。从口袋里抽出看似相似的两张门票,摆在姑娘面前。“明天你们的矶贝前辈要和我约会。所以,下次有机会再约吧。”

对于突然冒出来的另一个帅哥前辈不由一吓,柳听起话来也有些一愣一愣的。

少女看着前原刻意摆出来的暧昧姿势不由捂住了脸,总觉得觉醒了什么不得了的属性。下意识就准备离开“打扰…对不起!打扰两位了!”


“走掉了呢...真是没有意思。”下意识将头靠在矶贝身上轻轻蹭了蹭,前原看着已经离去的身影不由心情大好。

“前原,手...”随着矶贝的小声提醒,前原才发现自己似乎一直在抱着对方,迅速将人放开不由尴尬的打着哈哈。“刚才的事,谢谢。”

“这没什么。”前原轻描淡写的说了句无所谓,双手却不规矩的搓着裤子口袋,隔了许久终究还是拿出了刚刚出场过一次的票。“矶贝。”

“所以明天一起去吧,游园祭。”矶贝有些迟疑的回头看停滞不前的前原,似乎像是不知道自己刚刚说了什么重磅台词一样。“还是说你已经有明天一起去的对象了?”

前原看着对方有些天然的表情,有些不知所措的别过头,“不,那张票本来就是留给你的,明天我们一起去吧。”

“嗯,好的。那么……”


至少现在,一起回家吧。


评论
热度 ( 47 )

© 沐訫_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