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訫_花

A团五人团饭
绿担A君左派
但是超级超级喜欢我担的竹马
CP:竹马 翔润
不拆不逆。

黑历史一大堆 挚爱C妈一箩筐
撒糖向
介于高中语文老师真的是数学老师教的
请轻拍。

【相二/翔润】マサキ君 と マナブ君(一)

【相二/翔润】マサキ君 と マナブ君(一)

#综艺拟人paro

#Cp:相二/翔润

#相二恋爱非同居状态设定

#时间线:2016年

#内容:相叶酱和学君的初遇

#全程ooc爆表了。请轻拍。


平成28年 


千叶 相叶学外景现场


在海边的摄影对于四月这种反复无常的天气而言相对来说是比较痛苦的。但在大家熟悉的环境和氛围下,节目组的Staff们和往日一样仔细的调整着设备,确保万无一失。于是趁着节目Staff还在准备之际,相叶等人换上拍摄时常穿的卡其布工作服后随意的找起了话题。


“话说你们知道吗?最近,Staff之间似乎有些奇怪的传闻。”今天到场的除了常规人员的渡边和泽部以外,还有渐渐出现次数增加的Daigo。


“恩?没有听说过呢,是关于什么的?”在外也依旧是Mode Maker的相叶接下了话茬,随意抿了口瓶子里的水有些好奇的示意渡边继续这个话题。


“最近,总是有Staff目击到同一个小孩穿着同样的衣服在我们外景的拍摄地出现。”渡边似乎是想吊起大家的胃口,每一个词都刻意停顿了一下。听得本来就怕鬼的相叶和泽部忍不住的咽了口水。“然后,上周拍摄的时候,我也见到了。”


“不会吧?”相叶像是被惊吓到的大兔子一样瞬间提高了音调,却被身侧的渡边迅速捂住嘴示意小声一点,惹得有些接不过气来的人不住点头。


终于呼吸到新鲜空气的相叶压低了声线,给了一个看似合理的解释低声道“不会吧。会不会是因为最近小孩衣服的款式都差不多,渡边さん不小心看走眼了?”同时泽部也在一旁不停点头附和。


“不不不,那个小孩穿的款式还蛮特殊的,有点像我们现在穿的这种工作服的缩小版。我记得很清楚。”渡边一脸确信的样子,似乎想证实自己的说法还特地指了指相叶的工作服。


“又来了又来了。这是骗人的吧。这个工作服一共就这么几套,又没有小孩尺寸的。”泽部挥挥手表示肯定是假的。


“啊!”似乎像是验证渡边说的话般,Daigo似乎突然发现了什么指着某个方向叫了一声。“KMK呦!KMK! 发现渡边さん说的小孩子了!”


“看 就在那里!”顺着Daigo指的方向,众人扭头一看却发现空无一人。


相叶转身看了看身后本身就没有人的空地,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Daigoさん,吓了我一跳。这不是明明没有吗?”


此时站在不远处的Staff传来渡边泽部和Daigo三人先一步做准备的喊话。渡边看着有些安心却脸色依旧有些发白的相叶只好无声的拍拍肩先一步离开,而Daigo依旧对于小孩的消失感到奇怪,一度喃喃自语了起来有些不放心的回头也看了看相叶。


感觉到三人的不安,相叶笑着露出没有问题的表情才让他们从刚刚的气氛缓过来投身到工作当中。


反倒是在他们离去后,一个人呆在休息区的相叶轻轻捂着心脏露出一脸惊吓过度的表情,有些惶恐的看了看四周,起身拍了下脸颊。“没问题的,相叶雅纪。这个世界没有鬼。呦西!”


下意识想要坐下却发现对面本来空无一人的座位上多了一个身影。


是个看上去四五岁左右,有着菱形嘴眼白有些消失漂亮麻色头发的男孩子。


相叶下意识揉了揉眼睛想确保一下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但不管怎么睁眼闭眼,眼前的这个孩子依旧没有消失。


而且,这不是我小时候的样子吗?


“爸爸!”


相叶雅纪,33岁未婚,国民偶像岚的一员。今天突然被一个长得很像自己的小孩叫作了“爸爸”。


“诶?”




岚 乐屋


今天的岚也和往日一样,这样想着的松本润推开休息室的门才发现今天留守的只有樱井和二宫,看到两人并没有察觉到他的到来,松本下意识挑了一下好看的眉毛,放下包坐回自己的位子,轻声咳了一下。


“润 早上好。”先反应过来的是一如既往坐在松本对面的樱井。樱井放下自己手中的报纸,笑得一脸灿烂的看着对方。“喝水吗?我准备了温的。”


“咳,拜托翔さん了。”


沉浸在游戏世界的二宫抬了下头,简单朝松本点个头就低头准备认真得和游戏里的Boss大战三百回合之际,听完樱井说的话,不由浑身一颤。被Fan们引以为傲的可爱汉堡手就这样给自己奋斗两个多星期的零死亡记录华丽丽了的添上了一个1。


“搞糟了。”不可置信的哀叹了一声,二宫将手中的小冰蓝放下,双手捂住眼睛搓揉了一把自己的脸。片刻后却放下手玩味般的打量着松本和樱井。


似乎被二宫的表情看的有些发慌。乘着樱井起身给自己倒茶之际。松本随即便转移了话题“咳,相叶くん和Leader呢?”


“相叶氏现在还在录制相叶学中,听说这次是SP所以用了蛮长的时间,不过还有半个小时就能结束。至于Leader的话,刚刚翔ちゃん打过经纪人电话确认过了,Leader似乎才从船上下来不久的样子,现在正坐着经纪人的车回来。”


听到二宫的回答,松本猛地抬起头来,像是确认一般盯着樱井看了数秒,一脸我没听错吧的表情。“诶?现在才?话说最近钓鱼的时间会不会太长了?”


“似乎最近是某种鱼的旺季的样子。说是过了今天就结束了。而且工作的时候都有准时回来。应该没问题的吧。”将紫色的专属杯子放在松本面前,樱井想了想大野的行程觉得问题不大,但看着张着嘴作吃惊状的松本又觉得搞笑,笑了约莫一会儿才想起转移话题。

“说起来Nino和相叶くん的番组都已经要4年了,要不要久违的庆祝一下?”


二宫想了想觉得4这个数字实在不怎么样便摇摇头“不用了,又很麻烦,而且这不是才四年而已,再说4这个数字实在不怎么样。五周年的时候再说吧。”


“那么,今天要不要久违的五人一起去喝一杯?”见樱井提议的庆祝会被拒绝,松本想了想用手肘推搡了一下身侧的二宫作了一个择中得选择,抬手做了一个喝一杯的姿势。


“可以啊,我没意见。Nino呢?”因为工作的关系几乎很少参与的的樱井先生想着总算是让自己碰上一回了,于是赶紧扭头示意二宫也去吧去吧。


樱井一脸不知道是耍帅还是卖萌的表情包飘过来的时候,二宫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想着明天休假今天就可以好好通宵打游戏的自己简直太傻太天真。


“真是拿你们没办法。那么等会儿通知相叶氏和Leader的工作就交给你们了。”二宫想着不要因为我是最强弟控就可以这么为所欲为啊混蛋。然后…然后毕竟是弟控也就没有然后了。


二宫和也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想念其实才分隔一天都不到的相叶氏。


“那就这么办吧。”在确定樱井和二宫不会缺席的前提下,松本迅速掏出手机查着有什么适合的店。“我想Leader和相叶くん也应该没有问题。不如就去吃烧烤吧。”


话说松本先生,这么无视你大哥和三哥的意见真的好吗?


今天岚的末子也依旧越活越回去了。


说曹操曹操就道,二宫的手机突然响起一阵熟悉的曲调。不过这对于刚刚才重开档继续游戏的二宫而已,简直是毁灭性的时机。


“不接吗?相叶くん的来电哦?”松本依旧低着头玩着自己的手机,连眉毛都没有抖一下也可以确定这个来电提示音的对象是自家的那个痴汉三哥。


铃声响了片刻,终于在快要没声的时候二宫按下了游戏的暂停键,迅速接起电话。


“もしもし。相葉さん?”


耳边并未响起平日里相叶活力的问候声。反倒是传来了一阵吵杂,使得二宫不由自主的皱了眉头。


“もしもし。相葉さん?相葉さん?”


“你这小子,快把手机还给我!”


反复呼唤了几声相叶的名字。却只传回相叶朝着别人大喊的声音,似乎是听出相叶在和一个小孩争夺手机的样子,二宫下意识降低了自己说话的语调,用有些温柔的声音开了口。


“もしもし。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不过可以先把手机还给相葉さん吗?叔叔们有重要的事情要说。”


隔了会儿时间,相叶的手机终于回到了自己手上。似乎是运动过度的样子一直喘着粗气。


“もしもし,Kazu。出大事了!”


听到对方的语气,二宫有些失笑。想着相叶都已经是三十好几岁的人了怎么还是那么会被小孩子玩弄呢。


“怎么了?相葉さん。”


“我…突然变成爸爸了。”


松本看着二宫突然摔在地上的手机,想着今天的岚似乎也充满着惊喜。



评论 ( 8 )
热度 ( 70 )
  1. 星河欲转沐訫_花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糯米糍
  2. 君君沐訫_花 转载了此文字

© 沐訫_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