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訫_花

A团五人团饭
绿担A君左派
但是超级超级喜欢我担的竹马
CP:竹马 翔润
不拆不逆。

黑历史一大堆 挚爱C妈一箩筐
撒糖向
介于高中语文老师真的是数学老师教的
请轻拍。

【相二/翔润】マサキ君 と マナブ君(三)

#综艺拟人paro

#Cp:相二/翔润 

#其他Cp:マナブ& ニノ三 零&歌笑

#时间线:2016年

#拟人与本体设定为父子关系

#ooc 请见谅。


【一】


“想知道别人的名字不该先自己报上名来吗?”


被叫住的浓眉少年下意识眯起了双眼,有些挑衅冲两人抬了下头,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好看。少年的话惹得零一时无言,只能瞪大双眼看着对方好看的侧颜说不出话。


意识到气氛的僵硬,どうぶつ園匆匆探出手捂住零的嘴默默往后退了一步,一脸歉意的看着浓眉少年。


“说得也是呢。抱歉,该由我们先自我介绍的。我是Aiba Land,这家伙叫Zero。请多指教。我们很少在这边碰上同类的人,稍微有点吃惊。这家伙没大没小的别太在意。”


“唔..唔…咳咳。笨蛋,差点被你憋死了。”

“啊!抱歉,抱歉——”


似乎是被どうぶつ園勒得太紧,零有些喘不过气来只好动手死命挣扎才让人松了手。看着对方一副必死的道歉样子,反倒反过来变成了受害人在安慰人。


看着眼前这幅场景,浓眉少年在一旁突然笑出了声,直到另外两个当事人看了他许久才停歇了下来。想了想从口袋掏出一款意外不符外表的旧式翻盖手机。


“你们两个不是要找人吗?嘛,大致上你们要找的人会去哪儿我倒是心里有底。那么不如我找人帮下忙吧。”


听完这话的どうぶつ園似乎有些激动得要跳起来。正要张口说话,少年的手机却在第一时间通了话。浓眉少年只好对着どうぶつ園比了一个安静的手势,将手机贴在耳旁。


“もしもし、大野さん?繁忙之中还来打扰你……能不能帮我找一个和相叶君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孩呢。……诶?是这么一回事吗,那么他的事情只好暂时拜托你了。”


どうぶつ園张着菱形嘴有些直愣愣的看着几乎完全将マナブ的特征描述出来的少年。反倒是零觉得有些有趣,下意识摸了摸下巴,好奇的打量着刚刚挂掉电话的少年。


“对了,还没有自我介绍。松本歌笑。这是我的名字,要记好了。”


【二】


四月的天还真是有点冷啊。刚从车上下来的大野智这样想着一边在冷风吹过的状况下打了一个冷颤。一路迈着小步子走进休息室。


“诶?”好像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情呢,大野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不由吃了一惊。正准备和大家分享今天又钓到什么的喜悦心情也只好硬生生的戈然而止。像是为了确定情况一般,大野倒退着走出休息室仔细瞧了三秒那个写着“岚”的门牌,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的确没有走错地方,再看看挂在休息室里的时钟没有迟到,才歪着脑袋再度推开休息室的大门。


将包放在一如既往的位置上,大野看着樱井和松本的包还在不由松了口气。毕竟松润和翔酱双双翘班这种事情想想就不由让人抖索了一下,大野只能感叹这种事简直比世界末日还可怕。


大野窝在沙发上发呆想着一些有的没有的,让人怀疑是不是快要睡着的程度。直到觉得好像有个奇怪的小东西总是出现在他的视线时,才轻轻的“诶?”了一声。迟疑的大野揉了揉眼角,觉得自己真是睡太少了。竟然觉得自己看到迷你Size的Nino了。正准备换个角度再度补眠,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倒是响了起来。


“像是相叶君的孩子?不…我这里只有一个长得像Nino的小婴儿。”


大野睁开眼看到趴在自己怀里穿着半蓝半红服饰的小婴儿微微叹了口气。


【三】


一大早就受到不小惊吓的二宫现在正在别的房间和个人番组的Staff们进行讨论。当然以二宫对于工作的敬业态度,只是恋人打电话来说要做爸爸这种程度的事情还是打击不到他的,毕竟我可是专业的。这样想着的二宫和也在回忆了自己与相叶雅纪这几年的每一个日常后不由得出了就觉得这个愚人节玩笑不是一般搞笑的想法。


“那个...二宫先生。”看着有些愣神的二宫,身侧的Staff不自觉的出声提醒了一下。


二宫像是刚反应过来的样子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低头看着写着流程的内容,让Staff重新说一遍自己没听到的部分。


“下周就是四周年了,这次策划想要结合四这个数字做一些观众不太了解的坊间传说。”


“可以喲,不是很不错的Idea嘛…”二宫揉了一把自己的脸,赞同了策划人的企划,一边研究起对方递过来的资料。“等等…”却在翻到下一页的时候迟疑了一下,出口打断了策划的介绍。“这是什么?”


二宫指着的地方是用大尺寸粗体字还被红笔画出来标题:电视台不为人知的“四”秘密。——番组四周年会产生的奇异现象。


看到这行字的时候二宫第一反应便想起了刚刚相叶雅纪的那通莫名的电话。事实上相叶在做动物园的时候还有VS岚的时候四周年的确也发生了很多无法理解的事情。当然二宫即使堪称动脑一流也没有办法一下子联系起来,直到看到这行字他才意识到“四周年”的确是个不算吉利的数。


“其实电视局一直有些奇怪的传闻…关于现在外界一直在传的事情。”还未等二宫完全理清状况,策划有些迟疑的开了口,话却只说了一半。毕竟一起做企划那么久了,Wink小王子对眼前这个人也算是熟悉的很,看对方说话断断续续不肯坦白也无奈得只好使出看家绝技。被电到的策划表示不能因为我是个黄担就这么欺负人不是,但也只好环顾一下左右确定没有别人在的情况下,凑到二宫耳边说了下去。“就是…人类以外的生命体…”


“诶?骗人的吧。”二宫扯了一把自己的小尖嗓。一副你又逗我玩的表情看着策划,还觉得策划一脸小声点的模样有些小题大作。“不不不…就算我是二次元的宅男也不会相信这种非常识的事情的。”


诡异走向的话题没有再开下去,在匆匆对完了企划内容之后二宫乘上电梯准备返回岚的乐屋。抬头确认了没有其他人的存在,二宫顺手打开了相叶和松本传来的短信。


【四】


マナブ是在车开在半路的时候就睡着的。因为情况紧急,樱井的车上并没有准备儿童专用的椅子,相叶只好将孩子整个抱在怀里免得一个不稳让孩子在车里栽了跟头。


三人就这么紧赶慢赶终究是在时限内回到了电视台。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下车前克己的完美主义者松本便将还在熟睡的マナブ整个裹在大衣里面,看上去就像是个大型的物品一样让相叶抱在怀里,确保别人看不出来是什么之后才先后从车上下来。


这也是为什么,在二宫从另一个方向往休息室走的时候,会碰上相叶抱着一个绝对不小的不明物体从电梯出来的样子。而前面几米还有松本和樱井警惕性的把守张望。


这让二宫想起了松本发来的短信,意识到孩子可能就是那个不明物体时,二宫下意识抽了抽嘴角,突然冒出恶作剧的心情。不紧不慢的猫着身子,跟在这三个做贼心虚的人身后一路返回休息室。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紧张的缘故,先不论那个天然AB到底有没有察觉到他的存在。就是另外那两个A型里,一个处女座已完美主义出名的,另外一个做新闻主播十年有余,都没察觉到背后有人在跟着他们。


大概是平时二宫和他们在一起的气场过于和谐,三人倒是真一路都没察觉有人。直到相叶抱着的那团衣服里露出来了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迷糊得朝二宫的方向喊了一声“三ちゃん”才惹得站在最前面的樱井回过头来一脸诧异的看了跟着他们走了半层走廊的二宫。


三人里面反应最快的是较为靠近相叶的松本。意识到孩子的声音可能会惊扰到同层的其他艺人,松本迅速伸手捂住了还想说些什么的孩子。可这样的举动反倒起了反作用,忘了摘下来的戒指戳到了孩子的脸,让相叶怀里的小家伙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


随即意识到这点的樱井快步走了过去。毕竟是曾经照顾过弟弟妹妹的男人,想着将孩子抱过去安抚一阵总会安静的,谁知小家伙偏偏抱着相叶比什么都要来得紧就是不肯松手,在怀里蹭了两下眼角带着泪花就是盯着二宫看个不停。


相叶有些无奈的拍了拍孩子的背,用只有两人才会懂的眼神交流了片刻。才松了松手换个角度抱住マナブ,相叶稍微弯了下身子凑近二宫,将两张相似的小脸亮了出来。


“果然和相叶氏很像呢…”


还未等二宫把话说完,マナブ就挣扎着朝二宫的方向伸出双手紧接着两腿一蹬,让不知所措的二宫接了个满怀。


“对吧!这家伙果然和我很像呢,特别是喜欢Kazu这点。之前在手机里看到Kazu的照片这小子叫的可开心了。”被小家伙的动作不慎踢中的相叶弯着腰揉了揉自己的肚子,不由抱怨道。


听完相叶话的二宫偷偷瞥了对方一眼,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哄着怀里的孩子,嘴角却偷偷上扬。让相叶重新替小家伙盖好外套确保没有暴露在外。两人并列的走在一处。


【五】


四人在一阵诡异的氛围下回到了乐屋,还没来得及开门就听到里面传来大野嘿嘿的笑声。


松本皱了皱眉,小心翼翼的拉开一条门缝看了看里面的情况。只见大野智抱着一个才几个月大的小婴儿在玩...额…举高高?


“诶,婴儿?”


评论 ( 4 )
热度 ( 29 )

© 沐訫_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