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訫_花

A团五人团饭
绿担A君左派
但是超级超级喜欢我担的竹马
CP:竹马 翔润
不拆不逆。

黑历史一大堆 挚爱C妈一箩筐
撒糖向
介于高中语文老师真的是数学老师教的
请轻拍。

【波多野x死神】两个人の时间

【波多野x死神】两个人の时间 


「欢迎光临。」


这是一家最近才在帝都大学附属医疗中心附近开张的洋果子店,店主是个长得颇为可爱的姑娘。不知道是不是做事老成的缘故,虽然看上去连二十岁都不到,却散发着一种母性的光辉。


店里除了店主外还有些在附近读书的大学生来打工,其中最属门面担当的莫过于一个名为矶贝的青年。青年似乎和店主十分熟悉,两人总是会谈一些别人听不太懂的话题。偶尔还有个一头金发的男子会等着矶贝下班,如果店里很忙的话,这个自称前原的男人也会在老板娘的请求下加入打工的阶级。


在整个中心医院都颇有话题度的波多野医生在去值班的路上突然想起昨天最后一块点心因为一个突如其来的急诊手术而被提前消灭。因此在踏进这家甜品店后,负责值班的矶贝有些惊讶的迎接了这个往日总是午间休息才来买甜食的医生。


「原——波多野医生来了。」

将医生直接领到了柜台处,矶贝唤来了还在后厨繁忙的店主。

「还是一如既往的忙呢寿美玲酱。」

波多野看着连忙从后面跑出来的原,亲切的打了招呼。伸手指了指刚新鲜出炉的草莓蛋糕,比划了个两下,示意要两个便可。

「嘿哟 两个草莓蛋糕是吧,稍等马上就好。」

原眯眼笑了笑,用布擦净了满手的面粉。从玻璃柜台中取出两块精致的草莓蛋糕放进粉红色的外带盒中。

「医生才是…今天竟然那么早就来了,想必排班很忙。」

原的问题似乎带着点意味深长,或许是了解些什么波多野并没有再多做回答,只是眯眼笑了笑便扯过了话题。随口抱怨了几句荻原医生最近又输了几场赛马,然后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惊呼了一声。

「啊!对了不要忘了你们家的特制布丁。今天也要两个。」


波多野来这家店并非偶然。

自从这里开张之后,他几乎很少再像过去那样花大把的休息时间到其他远的很的地方寻找美食,反而选择了这里。

自然而然的和身为店主的原成为了熟人,渐渐也品尝了不少不外卖的独门手艺。

永远只有几个便完售的特制布丁就是其中之一。


「早就替你准备好了,医生。」

说完就见原从内里的冷柜中取出了两个比普通布丁要大上几倍的布丁,用焦糖描出好看的Erika字样显得无比引人注目。

波多野看着原老练得打包好甜点递到她面前的时候忍不住给这个姑娘点了个赞,发自内心的说了句谢谢。


「那么…波多野医生。今天我们的老师也拜托你了。」


——没错。这群孩子是“他”的学生。

——而今天,自己又要再一次见到“他”了。


波多野拎着早晨在洋果子店买的甜品,站在医疗中心最里端的一间加护病房前,不由止住了脚步。

深吸了口气,像是纯情的男高中生要去见自己心爱之人般挂上属于自己最灿烂的笑容打开了那扇紧闭的门。


「今天也请多多指教呐,死神桑。」


每周三的下午是只属于两人的时间。


——“他”就会醒来。



「一」巡房的时间


高度先端医疗中心 中心办公室


「今天还真是安静呢。」荻原医生抬头看了看即将步入下午三点的分针,办公室却静悄悄的没什么动静才想起周三是少有没有会议的日子。想起今天的赛马也是结果不堪理想,无奈的举着瘦脸神器趴在桌上。


「今天是周三。江湖医生不在的日子总是比较安静的。」古牧医生用笔尖顶了顶有些滑下的眼睛,继续着手研究手中的新技术研究报告。


「对哦!今天是江湖医生去E号室诊断的日子吗?不知道里面的那位患者到底是什么样的呢,会不会是个美人呢?就这么交给波多野那个小子也太可惜了。话说橘医生,我记得你有被江湖医生叫去看过那个患者吧。E号室的患者。」高木医生似乎正在为今晚的约会做准备,一手把玩着看似就高级的


被点名的橘医生有些后知后觉的抬头看了眼高木便再度将精力集中在手中的病人报告上,正当高木医生被对方的无视急得跳脚的时候才开了口。

「如果要归类E号室的患者的话,大概不是人类。而且就算将那个人定义为人,也一定是个男的。」


众人口中的E号室是高度先端医疗中心唯一一个位于地下室的病房。也不知道是住了什么样的患者,不管是进入那块管制范围的层层工序,还是患者本身的资料从未出现在众人视线中,都让E号室染上了一些神秘的色彩。


而这其中,唯有被称之为江湖医生的波多野卓己有权利进入那间病房。



其实在波多野推开门的那刻,死神就已经醒了。

当然用来限制他能力的仪器并不会因为死神的苏醒就停止,因此他唯一能做的不过也只是眨眨眼睛之类的小事。

或许是一周都在沉睡的缘故,本就不显年龄的童颜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满足感看上去慵懒得像只猫。


E号室说是病房却和别的不太一样,只因为异常多的奇怪私物和暖色系的家具布置让这件房间看上去更像是一个私人住宅的1LDK。

虽然没有阳光的渗透,却没有什么明显的违和感,只因这都出自波多野之手。

当然这些事死神桑即使再神通广大也无法知道。


「就算一周没见还是一如既往的贪睡呢,死神桑。」

波多野将蛋糕盒放下,伸手取下了限制在死神身上的大部分装置,仅剩下脖子上的金属项圈和为了防止反物质细胞再次变成触手所囚禁的双手。

死神一脸淡然得看着逐个拆掉的枷锁,依旧挂着波多野熟悉的淡笑,这是他自爆炸后醒过来的第一个人同样也是唯一一个。

他的记忆似乎依旧停留在波多野说要烤自制饼干带给自己的那刻,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却实在是想不太起来了。

只是对着眼前这个旧识,他始终比自己想象中要来得真诚的多。


「医生,我已经不是死神了。」

「我知道的 不过对我来说那个需要被学生杀掉的老师已经不在了,难道不是吗?」


波多野说完便不再搭理对方想再多话的情绪一手撩起死神的病患服一边用自己在父亲那里学来的江湖医术按压着腹部。因为长期的休眠以至于原有的八块腹肌就这么变成了一块白花花有些凸出的小肚皮,这让本来就很在意自己身体的死神无意识的抿了抿嘴。

看着如此反应的死神,波多野不由上扬了唇角。

将冰凉的听诊器附在心脏处,惹得对方不由打了个寒颤。波多野在心中掐算着秒数,手指却无意识得打开了放在一侧的蛋糕盒。


「ヌルフフフフフ~」

看着波多野的动作,死神下意识笑出了声,却被自己无意识发出的高音暗暗吓了一跳,然后像是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继续发言。

「医生还是和以前一样 三点准时吃甜点的情况就不能想想办法吗?」

似乎是被甜食的香味吸引,死神说罢指了指摆在一旁的蛋糕盒。伸手便作势要拿剩下的那块,却被波多野抢先一步推开。


「死神桑,就算要吃也请等到检查结束之后喲。」

波多野舔了一口手指上的奶油,将手中剩余的那口蛋糕一口气塞进嘴里,吃的异常满足的神情让本来就没什么表情的死神都为之咬牙。


——到底是谁说看上去一脸天然正直的男人很好骗的。


意识到自己对于甜食的喜爱是在这个男人再度在他面前吃甜点之后的事了,自认记忆卓越的死神清晰的记得过去的自己对于对方三点拿出点心这种行为的冷漠,却不能解释自己现在同样对这些东西产生的狂热。


终于结束了一堆在身上摸来摸去的检查,死神坐在床上吃着属于自己的那份甜点,不变的淡笑也逐渐有了变化。

眼角微微眯起,一脸享受的品尝了波多野带来的礼物。


波多野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嘴角上的微笑渐渐淡了下来。


TBC.

评论
热度 ( 52 )

© 沐訫_花 | Powered by LOFTER